迷茫者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您的位置:迷茫者 > 职场 > 正文
55512怎么算等于24点
55512怎么算等于24点
提示:

55512怎么算等于24点

12*(5+5)/5=24 乘法的计算法则: 数位对齐,从右边起,依次用第二个因数每位上的数去乘第一个因数,乘到哪一位,得数的末尾就和第二个因数的哪一位对齐。 1、十位数是1的两位数相乘方法:乘数的个位与被乘数相加,得数为前积,乘数的个位与被乘数的个位相乘,得数为后积,满十前一。 2、个位是1的两位数相乘方法:十位与十位相乘,得数为前积,十位与十位相加,得数接着写,满十进一,在最后添上1。 3、十位相同个位不同的两位数相乘方法:被乘数加上乘数个位,和与十位数整数相乘,积作为前积,个位数与个位数相乘作为后积加上。 乘法的计算法则: (1)数位对齐,从右边起,依次用第二个因数每位上的数去乘第一个因数,乘到哪一位,得数的末尾就和第二个因数的哪一位对齐。 (2)然后把几次乘得的数加起来。整数末尾有0的乘法:可以先把0前面的数相乘,然后看各因数的末尾一共有几个0,就在乘得的数的末尾添写几个0。

1555年的历史记载
提示:

1555年的历史记载

陈儒勘核宣大二镇侵没屯田明中叶以后,屯田多被将官侵吞。嘉靖三十四年(1555)正月十三日,刑部左侍郎陈儒奉命勘核宣府、大同二镇屯田,查出宣府额外侵没之数四千零五十余余顷,大同五百八十余顷。于是奏言:请将被侵屯田一概定则起科;将官侵盗边饷以及私役人夫等俱应抵罪。诏可其奏。周琉请免苏松诸府税粮嘉靖三十四年(1555)正月二十八日,巡抚应天都御史周琉奏:苏松二府连年遭受倭祸,请将去年税粮尽数减免。华亭、上海、嘉定、崇明四县,受害尤为严重,请发银赈济。后经户部议定:苏、松嘉靖三十三年民粮存留者俱如数减免不纳;起运者,除派内府及王府粮米和所议改折外,俱暂时停止征收。华亭、上海、嘉定三县各扣京库米四万石,崇明给银一万两,救济被兵火所害的贫民。世宗允准。周琉疏言御倭十难三策嘉靖三十四年(1555)二月初八日,巡抚应天都御史周琉疏言御倭十难、三策。十难为:一、倭寇来去飘忽不定,难以测知。二、海岸线长而曲折,难以守御。三、水陆交错,难战。四、倭寇奸诈多端,其计难知。五、倭寇盘据坚久,难备。六、居民脆弱,难使。七、土地泻卤,难以筑城。八、主客兵力有限,难以长久维持。九粮草缺乏,难以筹集。十、将领骄横而懦弱,难以信任。御倭三策为:一、增建战船,占据要害,来则击之,去则捣之。二、集沙船五百艘迭哨于苏州海口,选士兵万余人守戍于松江护塘,倭寇登岸即掩击于其中。三、集苏、松轻便战船五、六百艘游哨于黄浦、吴淞、太湖等处,使倭寇步不敢深入,舟不敢横行。同时,请尽快征调狼兵、土兵、漳兵,并留淮、浙余盐银十万两或借南赣军饷八、九万两为粮、赏之需。世宗俱予照准。增定律例九事嘉靖三十四年(1555)二月十六日,刑部尚书何鳌进律例九事:一,凡强奸缌麻以上亲之妻,如奸前夫女律,奸夫发卫充军,妇女归宗,听夫嫁卖。二,凡用财货冒袭军职者,一律不得袭,其保勘官罢职,若受贿有赃,依枉法论处。三,宗室悖违祖训,出城或赴京者,降为庶人,如有别项情罪,禁锢高墙。四,沿边军职有科敛入己,赃私至二百两上,永戍边卫;四百两上,斩首枭示。五,各沿边沿海及内地府州县卫所,遇寇不能固守以致城陷,被贼杀掳三十人以上、烧毁官民房屋,均按将帅失陷城塞律斩首。六,凡抢夺三次,俱按窃盗三犯律绞。七,军职倚势役占,或受财卖放余丁至三十名以上者,俱比照军职卖放正军包纳月钱至二十名以上律,罢职戍边。八、宗室互相讦奏,或行勘未结而诬奏勘官,或以不干己事捏奏抚按官者,不论事情轻重,均寝不听。宗室奏事应行勘者,俱由巡按官查勘。九,军职犯有人命、失机、强盗死罪及减死充军者,不论典刑监故,其子孙俱不许袭沿边总兵、副总兵、参将、游击、守备、都司卫所武职。世宗诏准施行。赵文华察视江南军情工部右侍郎赵文华,曾于嘉靖三十四年(1555)二月十五日疏言防倭七事:一,遣官至江南祭海神。二,令有司收埋尸骨、减轻徭役。三,增募江淮壮男为水军,大修战船,以固海防。四,增收江南田赋,苏、松、常、镇四府民田一夫过百亩者,重科其赋,同时预征官田税粮三年。五,令富人输财力自效,平息倭患之后论功,或予免罪。六,派重臣督视江南军情。七,招抚通番旧党、盐徒打入倭寇内部,侦察敌情。赵文华之疏呈上,兵部以为一、二、三、五、七五项可用,四、六两项不可行。世宗不同意兵部的意见,下诏严厉谴责,并罢免兵部尚书聂豹。礼部遂复议,从赵文华所言。世宗问首辅严崇派何人祭海神和督师江南,严嵩说:倭贼侵扰苏、松诸府为时已经二年,调兵无见实效,奏报或多失实。宜如礼部所言遣大臣往祭,并宣布朝廷德意,即令察视江南倭情。请派赵文华担任此职。世宗用严嵩言,于同年二月二十一日命严嵩的亲信赵文华祭告海神兼督视江南防倭事。时人就此事评论说:国家遭受倭患,军费开支浩大,应当省事省官,减少地方负担。今反“颠倒是非”,遣官祭告海神,劳民伤财,重扰地方。赵文华到任以后,公私财贿俱入其室,江南为之困敝。他又恃宠牵制兵权,“颠倒功罪,以致纪律大乱,战士解体,虽征兵半天下,而贼势愈盛。此皆严嵩任用非人之罪。”聂豹闲住聂豹(1486-1563),字文蔚,号双江,江西永丰县人。正德十二年(1517)进士,授华亭县令,升御史,历官苏州、平阳知府。擢陕西副使。嘉靖二十九年(1550)进兵部右侍郎,改左侍郎。嘉靖三十一年任兵部尚书,上疏议防秋事宜,又请筑京师外城,均被采纳,加太子少保。嘉靖三十二年十月,京师外城完工,进太子少保。嘉靖三十四年二月,上疏反对增设巡视福建大臣和开放沿海互市,世宗大怒,于二月二十九日勒其罢官闲住。嘉靖四十二年逝世,年七十七。隆庆初赠少保,谥贞襄。聂豹好王守仁心学,后以弟子自处。有《困辨录》、《双江集》等。议处入京民兵嘉靖三十四年(1555)四月初四日,兵部尚书杨博奉诏议处民兵:京城民兵之设始于嘉靖二十九年“庚戌之变”之后,其时仓促召募,类多乌合,继而渐次逃去,虚冒粮草。今查在伍之数,强弱相半。请令所司革其老弱,留其精壮。其来自真定、保定等府者,发付各兵备道,充为民兵;在京者,仍由巡捕、参将管摄,与尖哨军人共同巡视城防。凡逃去者,一律不补。世宗下旨:民兵影占杂役,数多徒耗粮草,无补实用。后经巡视京营科道官会议,留其精锐可用者四百九十四人,其余一千多人皆送回原籍。并将占役兵马数多,纵恣乱法的原任兵部职方郎中张重革职闲住。赐宁安公主庄田嘉靖三十四年(1555)四月十二日,诏驸马都尉李和于后军都督府带俸,岁禄二千石,并赐给宁安公主仁寿、未央二宫庄地一千一百五十四顷八十六亩。裁革侍卫官旗将军嘉靖三十四年(1555)四月十五日,兵部右侍郎沈良才奉诏裁革侍卫官旗将军二百零三,留一千二百八十六人。王鈇抗倭而死王鈇(1514-1555),字德成,号苍野,北直隶顺天府人,嘉靖二十九年(1550)进士,授常熟县令。倭患起,王鈇积极练兵守土,数灭倭寇,有大功。嘉靖三十四年五月,倭寇犯常熟,屡攻不克,遂移舟泊三里桥。知县王鈇、乡官参政钱泮率民丁家兵追击至上沧港,于同月二十四日为倭寇伏兵所杀,年仅四十二,巡抚御史金浙上奏其事,诏赠王鈇为太仆少卿,钱泮为光禄寺卿,各荫一子锦衣卫世袭百户,并赐祭立祀,岁时祭祀。钱錞战死钱錞(1524-1555),字鸣叔,号鹤洲,湖广钟祥县(今湖北钟祥)人。嘉靖二十九年(1550)进士,知江阴县。钱錞刚果放任,修城池,练士卒,备战抗倭。嘉靖三十四年六月十三日,倭寇三千余进攻江阴县城,钱錞提督狼兵,招募壮士,视死如归,背城决战。狼兵溃败,钱錞提兵再战,中伏身死,年三十一,赠光禄少卿,荫锦衣卫百户,立祠祭祀。周琉削籍周琉,生卒年不详,字润夫,号石崖,湖广应城县(今湖北应城)人。嘉靖十一年(1532)进士,授户科给事中,上疏谏世宗南巡,被贬为镇远典史。后累官右佥都御史,巡抚苏、松诸府。嘉靖三十四年二月疏陈御倭有十难、三策,五月进兵部右侍郎,兼右副都御史,总督浙直军务。胡宗宪欲夺其位,赵文华即上疏劾周琉,荐胡宗宪。嘉靖三十四年六月十九日,周琉遂被削籍为民。核查太仓中库积贮之数嘉靖三十四年(1555)七月十六日,世宗命查太仓中库积银额数。户部遂奏言:以往财赋入多出少,库藏充盈,续收银两存于两庑,以便支发。中库所积不动,于是有老库之称。嘉靖十八年以后,因边方多故,支出八十八万九千两。今实存银为一百一十三万六千余两。得旨:中库所贮为备缓急之需,务足一百二十万两之数。非有旨钦取,不得妄用。赵文华大败陶宅港察视江南军情工部右侍郎赵文华与巡抚浙江右佥都御史胡宗宪征调浙江、南直隶两省精兵四千余人。浙兵由他和胡宗宪统领,直隶兵由曹邦辅督阵,于嘉靖三十四年(1555)九月初三日,进攻倭寇据点松江陶宅港(今江苏奉贤县东)。倭寇集中主力,猛攻胡宗宪所率浙兵,诸营皆溃,死亡一千余人,指挥邵升等俱没于阵。曹邦辅所率的直隶兵亦中倭寇埋伏,死伤二百余人。“自是倭势益张”。张时彻罢归张时彻(1500-1577),字维静,号东沙,浙江鄞县人。嘉靖二年(1523)进士,官至南京兵部尚书。嘉靖三十四年九月十二日,以倭寇犯南京,责其失职。勒令致仕。年七十八死于家。张时彻有才名,有《芝园定集》、《善行隶》、《救急良方》等书。张经被杀张经(?-1555),字廷彝,号半洲,福建候官县(今福建福州)人。正德十二年(1517)进士。授嘉兴知县。嘉靖四年(1525),召为吏科给事中,历户科都给事中、太仆少卿、右副都御史,协理院事。嘉靖十六年年进兵部右侍郎,总督两广军务,以镇压广西大藤峡瑶民起义有功,进兵部左侍郎。未几,与毛伯温定计抚定安南,进右都御史。平息思恩九土司及琼州黎民起义,进兵部尚书。后以忧归,服阕,命为陕西三边总督,被论为罢官。嘉靖三十二年起为南京户部尚书,改兵部。次年五月,以东南倭寇猖獗,命张经总督江南、江北、浙江、山东、福建、湖广诸军,专办讨倭,便宜行事。时倭二万余人占据柘林、川沙,张经选将练兵,并请调狼、土兵。嘉靖三十四年五月初一日,张经获王江泾大捷,杀敌一千九百八十多人,为抗倭以来第一战功。而严嵩亲信、察视江南军情的工部右侍郎赵文华,为攘夺其功,竟在张经报捷之前秘密上疏,说王江泾大捷是他督师出战的结果,同时诬陷张经“縻饷殃民,畏贼失机”,不出兵作战。首辅严嵩即禀报世宗,赵文华所言皆为事实,并诬称苏、松人皆怨恨张经。世宗大怒,于五月十六日下诏逮捕张经。七月二十五日,张经被逮至京,详细奏明进兵经过,请予免罪。世宗不听,将张经下狱论死。同年十月二十九日,与李天宠、杨继盛一起被斩于西市。张经有智勇,能用兵,在江南抗倭期间御将帅,守要害,有功无罪。被严嵩、赵文华陷害而死,天下咸称其冤。隆庆初复官,谥襄敏。有《张半斋稿》。李天宠被杀李天宠(?-1555),字子承,河南孟津县(今河南孟津)人。由御史迁徐州兵备副使,在通州、如皋一带抗倭。嘉靖三十三年(1554)六月,升右佥都御史,巡抚浙江。时倭寇劫掠绍兴,为天宠所歼。后倭寇犯嘉善,围嘉兴,劫秀水、归安,复陷崇德,赵文华诬谤李天宠嗜酒废事,嘉靖三十四年六月十九日被夺职,而以巡按御史胡宗宪代之。未几,御史叶恩以倭寇北新关,劾李天宠,胡宗宪亦言其纵寇,世宗怒,于嘉靖三十四年七月二十五日下诏逮捕李天宠,嘉靖三十四年十月二十九日与张经等并斩于西市。李天宠在浙江巡抚任上,无“失律丧师”之罪,世宗听信赵文华谗言而杀之,时人皆以为冤。孙浚疏劾赵文华嘉靖三十四年(1555)十一月,督师江南、工部右侍郎赵文华以其松江陶宅镇败绩诬诋巡抚应天右佥都御史曹邦辅。给事中孙浚上疏力驳赵文华。说:赵文华称邦辅后至,贻误战机,但曹邦辅督俞大猷进剿时在九月十一日,而胡宗宪的浙兵至次日方进,所以罪不在曹邦辅的直隶兵,而在浙兵,况且苏松士民交口咸称曹邦辅“实心任事”,并力劾赵文华欺诳。世宗因疑赵文华欺妄。后来由于严嵩竭力为赵文华辩解,世宗竟不罪赵文华,而命逮捕曹邦辅。赵文华奏请还京赵文华江南视师数月,怙宠恣横,牵制兵机,颠倒功罪,公私财赂,填满其室,致使损兵折将,倭寇气焰益张。嘉靖三十四年(1555)九月松江陶宅镇一战大败,他以为倭寇难平,欲推脱责任,遂乘川兵和俞大猷在周浦和海洋破倭之机,于嘉靖三十四年十二月十五日上疏谎称:明军水陆成功,江南清靖,请回北京。世宗竟从其请。然而,是时江南倭寇分兵流劫,殆无虚日。及赵文华离开江南,明军败报仍然络绎不绝。1555年关中大地震1月23号这一天,在陕西华县一带发生了强烈的地震,震级高达8—11级。由于地震发生在子夜,所以致使80多万人死于这场地震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