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茫者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您的位置:迷茫者 > 职场 > 正文
【邵洵美简介@网站小助手】:今天助手分享的内容是——且介亭杂文主要内容是什么且介亭杂文,主要,内容,盛佩玉,人生,经历,,,,将详细内容整理如下: 且介亭杂文主要内容是什么
且介亭杂文主要内容是什么
提示:

且介亭杂文主要内容是什么

《且介亭杂文》(“且介”读作“租界”,因为有一段时间,鲁迅先生住在上海闸北帝国主义越界筑路的区域,这个地区有“半租界”之称。鲁迅先生有很强烈的民族自尊心,对帝国主义十分憎恨,因此将“租界”二字各取一半,成“且介”,以表憎恨。“且介亭”标明这些杂文是在上海半租界的亭子间里写的,形象地讽刺了国民党统治下半殖民半封建的黑暗现实。)鲁迅一生写了《坟》《热风》《华盖集》《华盖集续编》《三闲集》《二心集》《南腔北调集》《伪自由书》《准风月谈》《花边文学》《且介亭杂文》《且介亭杂文二集》《且介亭杂文末编》等15部杂文集,在这15部杂文集中,鲁迅把笔触伸向了各种不同的文化现象,各种不同阶层的各种不同的人物,其中有无情的揭露,有愤怒的控诉,有尖锐的批判,有辛辣的讽刺,有机智的幽默,有细致的分析,有果决的论断,有激情的抒发,有痛苦的呐喊,有亲切的鼓励,有热烈的赞颂,笔锋驰骋纵横,词采飞扬,形式多样,变化多端。它彻底打破了中国古代散文“温柔敦厚”美学风格的束缚,更自由、大胆地表现现代人的情感和情绪体验,为中国散文的发展开辟了一条更加宽广的道路。鲁迅杂文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地位是不容抹煞的。

《且介亭杂文》摘抄+简评
提示:

《且介亭杂文》摘抄+简评

1.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

虽是等于为帝王将相作家谱的所谓“正史”,也往往掩不住他们的光耀,这就是中国的脊梁。

-中国人失掉自信力了吗

2.征服中国民族的心,这是胡适博士给中国之所谓王道所下的定义,然而我想,他自己恐怕也未必相信自己的话的吧。在中国,其实是彻底的未曾有过王道,“有历史和考据癖”的胡博士,该是不至于不知道的。

在中国的王道,看去虽然好像是和霸道对立的东西,其实却是兄弟,这之前和之后,一定要有霸道跑来的。 人民之所讴歌,就为了希望霸道的减轻,或者不加重的缘故。

-关于中国的王道

3.虽然有人说,掘起地下的煤来,就足够全世界几百年之用,但是,吉百年之后呢?吉百年之后,我们当然是化为魂灵,或上天堂,或落了地狱,但我们的子孙是在的,所以还应讨一点残羹冷炙做奖赏。这种奖赏,不要误解为“抛来”的东西,这是“抛给”的,说得冠冕些,可以称之为“送来”,我在这里不想举出实例。

我在这里也并不相对于“送去”再说什么,否则太不“摩登”了。我只想鼓吹我们再吝啬一点,“送去”之外,还得“拿来”,是为“拿来主义”。

但我们被“送来”的东西吓怕了。先有英国的鸦片,德国的费枪炮,后有法国的香粉,美国的电影,日本的印着“完全国货”的各种小东西。于是连清醒的青年们,也对于洋货发生了恐怖。其实,这正是因为那是“送来”的,而不是“拿来”的缘故。

所以我们要运用脑髓,放出眼光,自己来拿!

没有拿来的,人不能自成为新人,没有拿来的,文艺不能自成为新文艺。

-拿来主义

4.满洲人自己,就严分着主奴,大臣奏事,必称“奴才”,而汉人却称“臣”就好。这并非因为是“炎黄之胄”,特地有待,锡以嘉名的,其实是所以别于满人的“奴才”,其地位还下于“奴才”数等。

奴隶只能奉行,不许言议;评论固然不可,妄自颂扬也不可,这就是“思不出其位”。

譬如说:主子,您这袍角有些儿破了,拖下去怕更要破烂,还是补一补好。进言者方自以为在尽忠而其实却犯了罪,因为另有准其讲这样的话的人在,不是谁都可说的。

5.但中国一般的趋势,却只在驯良之类的-“静”的一方面发展,低眉顺眼,唯唯诺诺,才算一个好孩子,名之曰“有趣”,活泼,健康,顽强,挺胸昂面......凡是属于“动”的,那就未免有人要投了,甚至于称之为“洋气”。又因为多年受着侵略,就和这“洋气”为仇;更进一步,则故意和这“洋气”反一调:他们活动,我偏静坐;他们讲科学,...

To be continued.

盛佩玉的人生经历
提示:

盛佩玉的人生经历

1923年邵洵美赴英留学前,乞求母亲向盛家求婚。盛佩玉的母亲征得了她的同意,确定了这桩婚事。随后,他们拍了一张合影,作为订婚纪念。盛佩玉为邵洵美编织了一件白毛线背心。邵洵美为此写了一首《白绒线马甲》发表在《申报》上,作为对盛佩玉定情物的回报。在赴英途中,邵洵美每到一地,就选购精美的明信片,写上几句思念的短诗,寄给佩玉。回国后,又将这些短诗编成一本诗集《天堂与五月》出版,扉页上印有“赠给佩玉”几个字,使佩玉倍感爱的温馨。1927年12月,他们在上海大光明舞厅举行了盛大的婚礼。此后他们相濡以沫地走过了41年的生命旅程,直到1968年5月邵洵美在贫病交加的困境中永别了人间,盛佩玉为他举行了草草的丧礼。 1989年9月24日,盛佩玉逝世,享年84岁。